当前位置:铅笔小说>综合其他>官道医圣> 第844章 就这么躺赢了?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844章 就这么躺赢了?

到了这个高龄的老人,一般很忌讳被人说“死”字。

但霍长盛听了却不怒不急,还饶有兴趣的道:“继续说。”

“没什么可说的了。”宋澈道:“我刚刚说淋漓如水的冷汗,叫做亡阳之汗。而你身上冒出的却不是冷汗,而是粘稠似油的热汗,在我们老中医行当,这叫亡阴之汗!”

“你身上的阳气早已消弭殆尽了,自然流不出冷汗。反而阴气萦绕不散,这明显违背了常理,所以我才说这点很有意思。”

赵慧珊提出疑问:“那常理是怎么样的?”

“常理就是人在寿命将尽的时候,冷汗和热汗会保持同频率的渗出,也意味着阴阳之气的同步衰竭。”宋澈科普道:“按照周易的理论,人体内的阴阳之气,呈现阴阳对立、阴阳转化、阴阳消长、阴阳互根等四个形态。”

“正如在上一轮对霍希文的诊断类似,喜怒哀乐等情绪必须维持平衡,人的情志才能稳定。而人体内的阴阳之气,也最好是维持着平衡,人才能处于健康状态。若是阴气或者阳气太旺,平衡被打破,身体就容易遭受病变。”

坊间总流传着一种说法,人的阴气太重不是好事,要么中邪要么患病。

但其实阳气太重也不是好事,比如阳明病等热病,就是阳气太盛的症状。

“如果患者本身罹患了冷病或者热病,导致阴气或者阳气率先衰竭也属正常。但我刚刚号脉了一下,霍老先生既无冷病也无热病,按理说应该达到阴阳平衡、同步衰竭的状态,但诡异的是,霍老先生体内的阳气已经几乎没有了,只剩阴气凝聚,这就造成了体内温度低、体表温度高,进而又造成了热汗如油的特征。”

宋澈说得很详实很形象。

让赵慧珊基本恍然大悟。

随即,赵慧珊也紧张了起来,迟疑的看着霍长盛,“霍叔,宋大夫这么说,您……”

一时间,赵慧珊也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,总不能直接说您老人家是不是个满身阴气的妖人吧。

好在,霍长盛很“宽厚”的回应道:“他说得基本不差,我也确实死过了一次。”

赵慧珊瞪大眼睛,讶然得不知该说什么。

但忽的她想起了什么,试探道:“难道当年你入院的那件事是真的?”

霍长盛轻轻嗯了声,“那一次肾衰竭,已经要了我的老命。”

“肾主阳,肾脏衰竭了,你的阳气也差不多到头了。”宋澈悠悠道:“那么敢问,您是怎么从鬼门关爬回来的?”

霍长盛没急着回答,目光炯炯的看着宋澈,反问道:“如果我说了,你能有法子救治我?”

“说了,天杀之症,无药可救。”宋澈断然道。

“那我说了又有什么意义?”

“就当满足我的好奇心咯。”

宋澈冷不丁的皮了一下,随即又认真的侃侃而谈:“其实你不说,我也稍微能猜得到,是用了一种邪门的法阵,以磁场力引导大量的阴气注入体内,强行维持身体的运转吧!”

“就如同你指派霍希文,在云霄大厦里的几道生门和死门里放置黑曜石,以强大的磁场力吸引了大量的阴气,以此干扰人的脑电波,让人产生种种幻觉。”

“其实你的脑电波也早应该消散了,就是靠着这种磁场力,将脑电波强行封锁在你的大脑意识中,让大脑不至于死亡,我没说错吧?”

没等霍长盛有什么反应,赵慧珊医已听得瞠目结舌了,诧异道:“这样都行?”

“理论上是可行的。”宋澈分析道:“人的死亡标志,一个是脑死亡,也就是脑电波的消失。另一个则是心脏脾肝肾等器官的衰竭,也就是阴阳之气的消散。因此只要能避免以上两种情况的发生,那么人即便寿命将尽,也能保证不朽不死的身躯。”

顿了顿,宋澈意味深长的道:“多问一句,霍老先生暗中把云霄大厦整得那么邪乎,想必也经常偷溜进大厦里,享受被阴气磁场的浸润吧?”

“对你的调查,一点都不假,你这个天才医生,强的远不止是医术。”霍长盛也不生气,嘴角微翘,道:“你说得基本都到位了,我确实是这么活过来的。”

“能钻研并施针出这种逆天之术,救你的那个人想必非同寻常,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透露的,也知道那个人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,想要真正的延寿长生,大概就需要医圣岐伯留下的上古秘术了。”宋澈道。

“不错,这是我目前唯一的希冀了。”霍长盛再次承认了,接着,他看了眼宋澈的金菊花戒指:“我需要借这个戒指一用,你开个价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宋澈很干脆的回绝了。

“你应该清楚拒绝我的后果。”霍长盛眯起眼,再次显露出骇人的精芒。

“我知道霍老先生手眼通风,在澳港的老大名义上是特首,背地里却是你霍长盛,我在这跟你撕破脸,确实凶多吉少。”

“那你还敢拒绝我?”

“因为我有这个啊。”

宋澈掏出手机晃悠了一下,还指了指一直处于录像模式的屏幕。

这家伙,原来全程都录像了!

将霍长盛身上的惊天内情都录下来了!

霍长盛的脸庞终于浮现出了怒意,咬牙切齿道:“你在要挟我?”

“彼此彼此,礼尚往来嘛。”宋澈露出标志性的清澈笑容:“我在想,这个录像,即便我不亲自发出去,澳港的那些媒体也得争破头跟我买,曝光之后,备受关注的我不仅能安全的离开澳港,还能顺便再赚一笔钱呢。”

威赫凛凛的霍长盛何曾受到过这种威胁,那张灰败的脸色,居然因为气急诱发了一抹血色。

眼看气氛剑拔弩张,赵慧珊正要打圆场,又忽的想到了一件事,就岔开了话题:“对了,霍叔,您刚刚说唯一的希冀是集齐医圣门的八件图腾信物,以此寻觅破解医圣岐伯的上古秘术,以便验收长生……那你又为什么要在这一轮,让他们几个人给您诊断治病?”

这也是奇了怪。

既然他明知道这世上除了岐伯留下的上古秘术能解救你,干嘛还多此一举,让他们四个人轮流给你看病,还耐着性子听各种治疗方案。

“不给他们诊断一下,我怎么知道他们能是什么货色。”霍长盛没好气道。

赵慧珊一怔,迟疑道:“这么说来,现在前面三个都没看出来,唯独宋澈看出来了,那么您的真实意思莫非是……”

霍长盛很复杂的看了看宋澈,含着一丝不情愿,道:“我和你爸之前都沟通过了,谁能看破我的情况,谁就是这一轮的赢家。”

这一下,反而轮到宋澈惊奇了。

自己不过是讲了几句大实话,

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躺赢了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