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铅笔小说>游戏竞技>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> 第一百二十七章开导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百二十七章开导

“我有些问题想问你!”

朱七七费了半天的力才爬到树顶,看她颤颤巍巍的样,林一凡真担心她一不小心摔将下去。

林一凡恐吓道:“有什么问题明天问不行吗?要知道我可是四大淫贼之一的玉面小飞龙,爱吃人肉,奸淫掳掠无所不干,小心我把你先奸后杀,然后再煮着吃了。”

朱七七不屑一笑:“光说不练,没胆子的货,我怎么可能怕你。”

噫!我这暴脾气。

林一凡很想将她从这树顶上推下去,然后摔死这个王八蛋。

“什么事?说!”

林一凡没有好气的道。

“你在这儿干嘛?”

朱七七却没忙着问事,反而好奇的问道。

她从树丫上取了一根树枝,一片一片的数着叶子。

林一凡听此,把目光又投向了沈浪的小木屋,笑道:“给你找个姐夫!”

“姐夫?你不会是在偷窥他们吧?”

朱七七面上露出了狐疑之色。

“哈,怎么可能?你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

林一凡打了个哈哈。

“像!你无耻至极了!”

朱七七咬牙砌齿。

“是吗?多谢夸奖!”

朱七七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:“白飞飞真的是我姐姐?”

这是个谎,知道真相的只有两人,白静和快活王!

所以林一凡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朱七七疑惑道:“不像啊,以我爹那傻样,我娘能看中他已经是他最大的幸运了,那怎么可能还有其他女人?”

林一凡沉默了,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,她爹不是她亲爹,想了一会儿,林一凡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她。

没什么的,毕竟他和快活王是父女,老是喊打喊杀的也不好。

林一凡道:“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?”

朱七七对她娘完全没有印象,她刚出生,李媚娘就死了,因而心里也没那么多伤感,只有些低落地反问:“你知道?”

林一凡点了点头:“你爹和你娘成亲当晚,快活王来过,所以你出生以后,你娘觉得愧对你爹,于是就自杀了。”

“快活王?”

朱七七手中树枝上的叶子已经被她扒光,此时只拿着光秃秃的枝干在黑漆漆的夜中数蚂蚁。

一瞬之间,空气仿佛突然间安静了下来,星空还是那么亮丽,四周,曲曲叫声响彻。

朱七七显然已经想到了真相,无精打采的开口问道:“这么说来,快活王才是我爹?”

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式,林一凡沉默。

可沉默往往才是真正的真相!

林一凡还是怕她想不开,笑着安慰道:“一个人的出身,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,你能做到的只有把握当下,朱爷不是你的亲生父亲,难道你就不把它当成父亲了吗?”

“是啊!”朱七七失魂落魄的喃喃!

“其实也挺好的,最起码,如今的你,多了一个哥哥更多了一个姐姐,从今往后,有谁欺负你,你就给我们说,我们帮你欺负回来。”林一凡继续安慰。

“切!你不欺负我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。”朱七七长呼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树枝丢下,抱着树干,又往下爬。

“你去哪儿?”林一凡问。

“回去睡觉!”

朱七七头也没抬。

“要不要我送你?你太笨了!”林一凡好心提醒。

朱七七:“…**…”

林一凡觉得自己挺委屈的,不用就不用嘛,干嘛骂人呢?

朱七七走后没多久,树下又来了个人,是沈浪!

“你又来干嘛?”

林一凡问!

“有酒没?”

沈浪可不比朱七七,他只是纵身一跳,就上了树冠,坐在了林一凡身旁。

“噫,怎么一股有香味,这里刚刚有女人来过?”

沈浪的狗鼻子是真灵,所以林一凡懒得给他酒,只叹道:“没有!”

沈浪豁达的笑道:“是没有酒还是没有女人?”

林一凡很佩服这个家伙,因为从小的经历,哪怕是再悲伤,他的笑容也总挂在脸上。

这是个集古龙于一身的人,在很多古龙中,都能找到他的影子。

林一凡问:“你想喝酒?”

沈浪道:“酒虽然能麻痹自己,让我的出手没有以前那么快,但,有些时候,却又不得不需要酒!”

林一凡感觉自己已经化身成了一个心理医生!

笑道:“我认为现在的你并不需要酒!”

“为什么?”

沈浪问。

“连你都看出了她的不对,为什么我看不出来?”

林一凡毫不犹豫的打击道:“那当然是因为我比你帅,更比你聪明。”

“哈哈!”

沈浪笑了!

林一凡又道:“我觉得你并不需要酒,而是应该需要珍惜她!”

“可她一直都在利用我!”

沈浪这次走进了死胡同,爱一个人爱之深,当知道别人一直是在利用自己的时候,这个原因,他已经懒得多想了。

林一凡摇了摇头,白飞飞的确在利用沈浪,不过,还是有辩解的机会的。

林一凡辩解道:“白飞飞没有在利用你,她曾经不止一次让你离开,别掺进这趟浑水之中,可你不听,你现在还说别人利用你?”

这一点,沈浪无从反驳,白飞飞的确不止一次让他离开,和王怜花相识是一次,前几日回朱府的路上又是一次。

林一凡又道:“再说了,你们一开始又不相识,利用一个不相识的人,这点,就算是你我也避免不了。”

“的确如此!”

沈浪从来不以自己的人为道德绑架他人,他自己是大侠,却从来没有强迫其他人一定要成为大侠,而不是大侠的人,利用别人办一些事,这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,并不算什么。

林一凡又道:“她能多次叫你离开,证明她已经喜欢上了你,而你,我看得出来,你也喜欢她,你既然喜欢她,你就该听听她的解释,就算她不解释,你也该清楚他心中的苦,包容她,理解她才是!”

沈浪愣然!

林一凡往沈浪的小木屋看了一眼,又突然笑道:“如果你再不去,想必从今往后就再也难见到她了!”

林一凡话中有话,沈浪听出来了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一抬白轿至悬崖上飞下,铺天盖地的白巾,在一瞬之间,已经穿进了小木屋,白巾飞出之时,白飞飞已经被捆绑放到了花轿之中。

“飞飞?”

沈浪大急,提剑冲了上去。

林一凡并不着急,这场杖,原剧中沈浪没打过,那是因为白天之时,就被朱七七刺了一刀,身受重伤,自然打不过。

可现在的沈浪可是全盛时期的沈浪,就算幽冥宫公主白静亲来,他也能挡住那么几招,更何况此时来的不过都是些小啰啰。

林一凡回到了屋内,他打算把他轮椅推出来,他觉得,轮椅不在,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战斗力……个屁!

不装的虚弱一点,白静怎么敢来?

林一凡可想看见沈浪和朱七七同时中了阴阳煞,然后感情升温的那一幕了。

再苟几天,等把白飞飞的心成功骗到沈浪身上之时,她对快活王的仇恨,也就减弱了一分。

现在没有朱七七跟她争沈浪,就算贸然失去从小就坚持的目标,她也不会一心求死了。

如此,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
书阅屋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