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铅笔小说>武侠仙侠>大隋国师> 第六百三十二章 稀里糊涂的蛤蟆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六百三十二章 稀里糊涂的蛤蟆

妖星之事果然与天上那帮神仙有关联......

夜风吹进窗棂,照亮房间的灯火随风晃动,映着一张张沉默的脸。

陆良生微微侧过脸,看着暖黄的灯芯,心念的这些事,不就能完全的一一串联起来?

“争人皇之权,我从老母那听说过一些,陛下真是好气魄!只是为何听闻的,是陛下只为长生不老。”

“长生不老,不过遮掩天上那些神仙的耳目罢了,让他们以为朕不过醉心方术的凡夫俗子罢了。”

书生一句‘陛下’,令得嬴政嘴角都快裂到后脑勺,满意的点点头,这句恭维的称呼,已经许多年未曾听到了,显得颇为高兴,语气比之前好上许多。

“.....欲夺回人皇之权,需重铸人皇玺.......”

高兴之余,口中一下冲出后面的话,忽然反应过来,顿时停下声音,摆了摆蛙蹼,重新开口。

“后面之言,朕就不谈了,如今既然与你相见,也算缘分。”嬴政说到“朕也不是那般心毒手狠之人。”时,一旁的道人插口嘀咕一声:“你杀的人不少。”

“别打岔!”

嬴政偏过蟾脸,鼓大眼睛瞪去:“退下!”

看着一只大蛤蟆站的笔直,鼓着白花花肚皮,负着蛙蹼,做出呵斥的语气、神态,让红怜、猪刚鬣、陆盼他们使劲咬着嘴唇,脸憋的通红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

有着蛤蟆道人身体的嬴政从道人身上偏开视线,哼了声望了一眼他们,负着双蹼转过身,敞着衣袍走去窗口,微微抬了抬平坦的下巴。

“朕励精图治,奋父辈之余烈,一统天下九州,车同轨书同文,又筑长城为华夏龙脊,岂容得尔等这般嘲笑,陆良生!”

话语一顿,喊到书生的名字,坐在书桌前的陆良生点了下头,轻声回了一声:“陛下请说。”

嬴政转过身来,目光露出赞许的神色。

“朕集三皇五帝,自称皇帝,用身死魂存之法,躲过寿命大限,一直活到现在,手中仍有军队可调遣,但需要一些有才之士来相助,拿回朕藏匿的法宝,夺回人皇之权,你就不用再遵循修道中人不能用法术掺和王朝更替的约束,也不用担什么国师,朕许诺你做永世丞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那种!”

陆良生微微蹙眉,抖开乾坤袖,伸手一摊,一件方菱铁鞭呈在掌心,另一件则是那有着鬼面的漆黑令牌。

“陛下说的法宝,可是这两件?”

那边嬴政愣了一下,盯着书生手中呈着的两件东西,撒开脚蹼就冲了过来,兴奋的舌头都挂在嘴边,蛙蹼向前一抓,却是抓了空,差点脚下不稳,一踉跄栽去桌下。

书生将东西重新放入乾坤袖里收好,伸手轻轻一推,有着蛤蟆躯体的嬴政这才一屁股坐回桌沿,鼓起大眼瞪着陆良生,吼道:“这赶山鞭、阴符乃朕的!快快还给朕,朕就当你逾越之举没发生过!”

“陛下,大秦二世就亡了。”道人忍不住插口又说了一声。

气得嬴政连连跺了几下脚蹼,挽着拳头使劲挥舞:“你给朕闭嘴!!”

歇斯底里的嘶吼一句,声音忽然戛然而止,嬴政紧抿嘴唇,有些失魂落魄的摇晃两下,一屁股坐去不远的书本上,喃喃道:“朕还在,大秦就还在,朕不死,大秦就亡不了......亡不了......”

陆良生看着他模样,皱起的眉头舒展开,心里的疑惑基本已经清楚,至于大秦还在不在,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王朝更替,本就频繁,不可能因为他是始皇帝,就要帮助他重夺皇位,拿回人皇之权......

唔,人皇之权,也未必不能拿回来。

不过这样的想法,暂时被他抛却脑后,眼下关心的还是师父,嬴政魂魄、意识占据主导,就是不知师父会怎样,毕竟跟阴魂附着普通人是有不同的。

“陛下能从师父体内苏醒,那我师父当会如何?”

那边,四魂落魄的短小身影像是没听到一样,只是蠕着嘴喃喃自语,还沉浸在道人刚才的打击里没回过神来。

“怎么就亡了呢......怎么能亡呢。”

“师父,道人做了爆炒田鸡!”

陆良生陡然一声响起,那边呆坐的嬴政猛地抬起蟾脸,眨了眨豆大的眼睛。

“在哪儿?好吃吗?”

“哈哈哈,还说是皇帝,就这么喜欢吃?”道人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的倒去床榻,又坐起来,指着对方:“跟老蛤蟆一个德行。”

嬴政撑着膝盖起来,吧嗒吧嗒踩着桌面走到边沿,语气严肃:“此话有什么好笑,朕就不能有口腹之欲?罢了罢了,今日之话就谈到这里。”

他目光看去书生。

“陆良生,刚才朕之所言,不妨再仔细斟酌,希望朕下次再出来的时候,能有答复!”

说完,坐去书本上,浑身抖了一下,蟾脸飞快摆动,脑袋陡然一垂,便一动不动了,众人面面相觑,小声嘀咕。

“这就走了?”

“......说的,你们可信?”“不怎么信,但好像说的似乎也有一番道理,没啥漏洞。”

交头接耳的声音里,道人伸手去戳垂头不动的蛤蟆,指头还未挨过去,那边矮小的身影动了一下,慢慢抬起脸来,打了一个哈欠,睡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众人,眨了眨眼睛。

“你们为何这般看着老夫。”

陆盼、陆庆、道人、红怜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随后小声询问:“蛤蟆?”

“废话,岂能当着老夫面这般叫法!”蛤蟆道人瞪圆眼眶,嘴角两条鱼须都吹了起来:“当年老夫纵横山川大河,睥睨四方修道中人,也无人敢这般叫......”

声音里,陆良生忽然开口:“师父,你有什么觉得哪里不妥?”

蛤蟆道人愣了愣,摩挲了一下鱼须,眼睛上翻感受片刻,颇为严肃的点点头:“有一点,为师觉得有些饿了,梦里还梦到爆炒田鸡来着。”

“看来是老蛤蟆了,走了走了。”

道人打了一个哈欠,起身朝其他人挥了下手:“夜色不早了,还是回房睡觉,没戏可看了。”

房里顿时一空,三三两两的出门回去自己房里,蛤蟆陡然坐在桌沿疑惑的看去徒弟,“良生,怎么回事?”

“明日再说吧,师父歇息了。”

经历一夜,陆良生也感觉到有些疲倦,一旦说起来,可能都到天明了,不如放到明日,自己也将事情前后理顺再讲也不迟。

脱去麒麟氅,也不吹灭油灯,招呼了红怜、栖幽一声,躺去了榻上,只剩下蛤蟆道人还坐在那边,看着睡去的徒弟,还有转去书架、画卷的二女,皱着额头,摩挲下巴。

老夫才睡醒,这会儿又睡?

.......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个古里古怪的,倒是跟老夫讲清楚啊,这让我如何睡得着!!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